卷柏

持续性挖坑不填,间歇性诈尸填坑
一条立志写出起点风耽美文的咸鱼
耀君/好茶组,J2&SD,佣吹,皓粉,夏驰爱好者,盾冬&锤基
最近沉迷欧美圈(cp乱炖)

吃的cp真的很乱……
而且,吃的不一定产,产的不一定吃
ʕ•ε•ʔ

佛系粉
不定期爬墙
进的圈子很多,不时掉落粮
经常性把自己逼入冷cp
懒癌晚期……
挖的坑是一定会填的,只不过有生之年[小声bb]
(¯.¯)

【SD】Sam喜欢粉红色

有写的不好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ノ゙ヾ(・ω・。)





Sam喜欢的东西基本上和他哥哥反着来:Dean吃肉他吃草;Dean喜欢热闹,他喜欢安静;Dean爱车他爱读书,呃……Dean偶尔也看书(上的美女)……


总的来说,Sam喜欢那些被Dean称作娘唧唧的东西。首当其冲的就是粉红色。Sam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粉红色,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在他六岁的时候。


那个时候,Sam还是把Dean当做大英雄的孩子,Dean还能把他抱起来。但是Sam已经不能时时刻刻和Dean一起玩了,Dean要去上学,学习时间远远比Sam的长,偶尔还有Sam帮不上忙的课外作业。


“你走开!这是我们的地盘儿!”三个七八岁的小孩子驱赶Sam。


“才不是,这是大家的。”Sam委屈。他安安静静地在这里玩沙子,建造想象中的城堡,这三个人上来就把他好不容易搭建的城堡给毁了,还不让他到这里玩儿。


“我说是就是!”踩了他城堡的人前跨一步,毫不讲理。


“凭什么?!”Sam才不要就这样放弃。


“凭什么?”那个小孩做了个卷袖子的动作,装模这样地示意另外两个人,“告诉他凭什么。”


三个人围在Sam身边,拳脚胡乱地落在他身上,Sam的身体出于自我保护蜷缩成一团。小孩子的力气本就不大,三个小孩子吓唬的成分偏多,也并没有使多大力气,可Sam本就小,细品嫩肉的,Dean平时又死命宠他,受个小伤就要咋呼半天。Sam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但还是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流出来。


“都滚开!谁准你们碰他的?!”Dean的声音由远及近。看见有人过来了,三个小孩赶紧跑远。


Dean快被气炸了,他就一会儿没看Sammy,就有人敢欺负他了?还把他打在地上?Dean恨不得上去给他们几拳,但首先他要看看Sam的情况。


Sam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眼眶里的眼泪让他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Dean的声音响起不久后,他隐约看见一个人影蹲在他身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给他检查,然后抱住他,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没事了,Sammy,我带你回去抹药。”


听到Dean安慰他的声音,Sam再也忍不住了,抱住Dean,小脑袋搁在他的颈窝,眼泪顺着他的脸庞流到对方的脖子上。


无声的哭泣让Dean都要碎了,他轻轻抱起自己的弟弟,往汽车旅馆走,一只手放在背后,摸着他的背慢慢给他顺气。


“嗷!sons of bitch!”Dean突然回头大吼一声。那群小孩子不甘心又往兄弟俩身边扔东西,Dean很不幸地中招了,下意识调整Sam的姿势,确定自己能完完全全挡住身后的攻击,然后快步走进旅馆。


“那群婊子养的!Sammy,没被他们打到吧?”Dean走进房间,把Sam放在床上,一边翻找医药箱一边骂声不断,“一群小兔崽子吃饱了撑的!Sammy,别伤心,看哥哥等会儿怎么教训他们,我非打到他们叫你哥哥不可!”


Sam呆愣愣地坐在床上,也不回答,等到Dean拿着医药箱回到床边,他猛地抱住他,在他怀里抽泣,“De……Dean……你吓到我了……”刚刚他趴在Dean怀里哭的好好的,可他一嗓子把他吓坏了,他连哭都忘了。


Dean心疼地摸着怀里的脑袋,柔软的发质让他爱不释手:“抱歉了,Sammy,我只是……你知道的,让我先给你抹点药好吗?”


Sam不情不愿地把自己Dean怀里拽出来,仰着脸乖乖让哥哥涂药。Dean心疼地在伤口涂药,仔细地贴上创口贴,又在淤青上抹上化瘀的药,然后慢慢用手按摩化开。Sam脸上有一些细小的伤口,其他地方还有淤痕,伤口虽然多,但好在都不重。Dean庆幸,得亏他来得早要不然伤口淤痕就不止这一点儿了。


“确定没有哪里疼了?”有的地方看不见淤痕,Dean只能让Sam告诉他哪里疼,然后涂上药。


“没了。”Sam紧紧抓住自己的裤子,防备地看着Dean,刚刚给他涂药时候,他把他裤子都脱下来了。


“好了,没有就好,你也别捂了,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前两天咱俩还一起洗澡来着。”


“这不一样!”


“知道了,我的小妹妹。”


Sam生气地扭过头,发现视线里好像闪过一摸粉红。


“Dean,变成粉红色了!”


“什么?”


“你看!粉红色!”Sam摸了下Dean侧脸,手指上沾满粉红色的液体,伸到他面前。


“操!”Dean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这是他的血,没想到刚刚熊孩子那一下居然把他打流血了,不过出血量不大,半天就流了一点儿,还被汗液稀释成粉红色。


这太娘了!他一定要找那群熊孩子算账!他发誓!


Dean在房间里生气咋咋呼呼的,Sam看着他心里想的却是“粉红色的Dean真好看!”


最后Dean也没能完成他的豪言壮语,因为John回来了,他们得上路,往下一个地方去。


多年后,Sam给他的哥哥包扎头上的伤口时,想到了这件事,然后不合时宜地笑出声来。


“Hey!你兄弟受伤就那么让你开心吗?”Dean不满,捉鬼受伤就够郁闷了,他不需要雪上加霜。


“不,没有,就只是……”Sam在他哥哥头上打了个蝴蝶结,然后凭借身高压制,将他的哥哥抱在怀里,“就只是……我喜欢你。”


他才不娘,Sam想,他不喜欢粉红色,他只喜欢Dean。


“小姑娘。”Dean嘟哝着,红透了脸。


啊啊啊啊啊啊求文/图啊

玩明日之后,给角色起名詹森,詹森的狗叫大钩子,玩游戏都tm是cp脑啊!!!!!!

满脑子都是“我的狗呢?”“我的狗呢?”“大钩子呢?”还有小木屋的鹿头,嘤嘤嘤

实名哭辽😭😭😭

太太们,这么萌的梗不来一发吗?

不想画画的写手不是好吃货

总觉得文写的不好是因为技能点都点在了画画上

后来发现,只有吃的属性点满了

强颜欢笑:-D

【SD】关于Sam是如何成为草食动物

灵感来源是一位大大画的一幅画:Dean抱着派,Sam在后面吃着派里的西红柿片儿。


本来想@大大来着,然后发现我这个傻子忘了是哪个一个了😱️,翻记录也翻不到,大大我对不起你ಥ_ಥ


下面正文:


“他平常吃什么?”和蔼的妇人问道。


“嗯,麦片,牛奶之类的。”Dean一只手揽着Sam的肩膀,另一只手捂着他的小肚子。


“孩子,”妇人蹲下在两人面前,“你要知道虽然牛奶麦片能填饱肚子,但蔬菜水果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您是说……”


“对的,孩子,你的弟弟只是因为太久没吃蔬菜才会变成这样。”


“那吃了蔬菜Sammy就能好吗?”Dean低头看了一眼小脸纠在一起的Sam,“他现在很痛苦。”


“可没那么快,现在他需要一些药来帮助他。”


和蔼的妇人送了一些药给两兄弟,又仔细地嘱咐哥哥药该怎么吃。


“真是可怜的家庭,Dean真是个好哥哥。”妇人目送两兄弟回家。


几个月前,John带着两兄弟来到这个镇子上,住在镇子边上,他们要远离人群,而这附近只有一位孤寡妇人,她已经一个人好久了,所以对Winchester一家的到来相当欢迎,她知道这个家庭相当可怜,没有妈妈,John又得出去赚钱,不能很好地照顾两兄弟,她不止一次表示可以照顾两兄弟,但Dean挺起胸膛告诉她,他可以照顾好Sammy。明明他自己也只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他太成熟了,如果不是今天Sam难受而John不在,她恰巧看见哥哥担忧地带着弟弟往外走,估计哥哥回走去医院。上帝啊,那是一段很长的路,还好她恰巧有药。


“你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拿点水。”


Sam拉住Dean的手,安回在自己的肚子上,Dean的手放在他的肚子上很舒服,暖乎乎的。


“嘿,Sammy,我保证,很快就回来。”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Sam听话地松开了手。


“Sammy,乖乖把药喝下去。”


“可是它很苦。”


“……就知道你是个小姑娘,看!这是什么!”Dean变戏法似得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牛奶!”


Sam就着牛奶勉强喝下了药,Dean很欣慰地看着十分钟后推开自己跑向厕所的Sammy。


几天后的清晨。


“De——an,我要吃麦片。”Sam苦大仇深地盯着盘里的蔬菜,用力划拉着,叉子和餐盘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别想,你忘了你前几天不能拉出……oh,天哪,别让我在吃饭的时候说那个词。”


Sam不高兴地噘嘴,委屈地看着Dean,又看看他碗里的麦片。用眼神控诉Dean的暴行:Dean在吃麦片,但他可怜的弟弟却只能吃草。


Dean伸手护住面前装着麦片的碗,回望Sam。他好不容易可以吃麦片,才不要松手。


Sam继续盯着,眼睛变得湿润。


“好了,你赢了。”Dean放弃和他弟弟对峙,在这上面他永远赢不了,“我可以给你一半,只有这一次,以后乖乖吃蔬菜。”


Sam在心里欢呼,开心地看着Dean给自己拿碗,趁他不注意偷偷叉起一点还未完全化掉的麦片,快速放进嘴里。


Dean给他拿来碗,倒了一半,Sam用叉子搅啊搅,把蔬菜和麦片混合。


“Sammy?这是在干嘛?”


“搅拌啊,麦片好吃,蔬菜不好吃,它们搅在一起说不定能平均一下,变得普通一点也好过只吃蔬菜。”


“……”说的好有道理。


“Dean你也来一点儿。”Sam端起盘子,把剩下的蔬菜全倒进Dean的碗里。


“Sammy……你确定这样好吃?”


“试试不就行了?”Sam对自己很有信心,理论很完美不是吗?他欢快地吃了一口,小脸立马皱起来,然后吐掉。


Dean想笑。不,他不想。


噗哈哈哈哈哈


——————


早饭已经被Sam弄得不能吃了,Dean不得不清理掉它们,还要点好外卖——沙拉和汉堡。等他做好了一切,发现Sam陷在沙发手,双手环胸,好像在跟谁赌气,哦,是他自己。


“好了,小姑娘,别闹别扭了,这没什么。”Dean坐在他旁边,安慰他。


“不,这就有什么,你会取笑我。只要我做错事,你就会翻旧账,把这件事翻出来笑话我。”


Dean把Sam抱在怀里,“我保证不会用这件笑话你。你知道的,我从来只会用‘小姑娘’。”


Sam把脑袋埋在Dean怀里,他就知道他哥哥会说他像个“小姑娘”。其实他不太明白男孩女孩的区别,但Dean每次都在他委屈得要哭的时候用略显嘲笑的语气说他是“小姑娘”,他讨厌这样,讨厌Dean的语气,讨厌Dean总是搞错重点。


Sam报复性的咬了他哥哥一口,听见他夸张的哀嚎,便在他怀里咯咯笑起来。


“好啊,连小姑娘咬人的招数都学会了,看我怎么治你。”翻身把Sam压在沙发上,灵活的双手在他腰腹侧不停地挠着,又引出阵阵笑声和胡乱的踢蹬。


“Hey,Sammy,我保证这很好吃。”


Sam看看哥哥盘子里的汉堡,又看看自己盘子里的沙拉,再看看满眼期待地看着自己的Dean,眼中的暗示不言而喻。


“我们的不一样。我现在可以吃,而你不行。”


“你都能吃草,我连肉都吃不成,这不公平。”


“鉴于我没有生病,这很公平。”


“你骗人!她说我要多吃蔬菜,又没说让我每天吃草。”眼泪呼之欲出。


“那好吧,一人一半。”


“公平起见,我的沙拉分你一半。”Sam收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骄傲地看着Dean,看似大方地和自己的兄弟分享食物。


遭了,Dean心里咯噔一下,中这小家伙的圈套了。


不得不说,收钱的东西就是好,外卖的沙拉比Dean做的好吃不少,Sammy吃的可开心,咬了一口汉堡基本就再没动过。


Dean在Sam吃完自己那份沙拉期待地望着自己的时候深深地被打击到了。他做的有那么难吃吗?


Dean吃完最后一口汉堡,尝了一口沙拉,酸酸甜甜的酱配上新鲜的蔬菜味道的确不错。


但是!!!


绝对没有他做的好吃,绝对没有!因为Sam是小女孩,所以才喜欢吃沙拉!他以后都不要给Sam做沙拉,也不要再吃沙拉!不,连蔬菜都不吃!


Dean把面前装着沙拉的盘子推给Sam,拿过被Sam抛弃的半块汉堡,不在意地说道:“Sammy真是个小姑娘,只有小姑娘才爱吃沙拉。”


“哼!才不是,小姑娘爱吃的是甜食,Dean,我知道这个。”


Dean在心里权衡了一下被叫做“小姑娘”和舍弃派那个更让人难受,毫无疑问,天平严重向派倾斜。


“小姑娘也爱吃沙拉,这不冲突,不过,派才是最棒的!”狠咬一口。


“不,沙拉最棒!”大吃一口。


“Bit/ch!”


“Dean,我知道这是脏话,你怎么可以讲脏话?”


“吃你的沙拉。”Dean从汉堡里挑出夹在中间的番茄片儿,扔进Sam的沙拉盘里。


――――――――――――――――――――――


结尾真的是强行点图,跟我原本构思的很不一样,但也还行,主要是我笔力不够。


对了,Sammy是便秘了,我查了下长期不吃蔬菜会怎样,百度上说是免疫力下降,我觉得这个太虚了,就用便秘。Sam girl不要打我⊙ω⊙


【福华】A love story

福华两人去中餐馆“培养感情”,吃饭时遇到了一个中国人——Shaw。当晚又遇到他和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男人一起看电影。三日后,Shaw向他们求助,那个跟自己看电影的人失踪了……

John和Sherlock坐在一家古色古香,哦,不对,是充满异域风情的餐厅。

餐厅里环境优美,但两人附近的空气仿佛凝滞。Sherlock认为他把Rosa照看得很好,是John要求太过;John觉得Sherlock感情薄凉,也许他不喜欢小孩子,但那是Rosa,是他的孩子,况且Sherlock答应他会好好照顾Rosa的。两个人相对而坐,像孩子一样赌气,谁也不看谁。

好在服务员过来化解了这份尴尬。

“两位先生”服务员示意,并给了他们菜单,“这是菜单。”

看了看没有反应的Sherlock,John认命地接过菜单,看了三秒,合上菜单问服务员:“有什么推荐吗?”God,他完全不知道要吃什么,难道要说左宗棠鸡吗?

“左宗棠鸡。”Sherlock突然开口,神情骄傲地看着John。

两人表情一滞,服务员僵硬地勾起一个微笑,“先生,很抱歉,这个不是中餐,所以我们店里并没有,不过您要是想要的话,或许我可以和厨房说一声。”

Sherlock低头摆弄他的餐巾,John在心里笑够了,才点了几个推荐的菜色把服务员打发走了。

“Mycroft说那就是中餐。”过了一会,Sherlock出声,他可是个聪明人,把左宗棠鸡当做中餐完全是Mycroft的错,他怎么知道什么是中餐什么不是?

“是啊是啊,美式中餐。”John憋笑。

“我知道你在嘲笑我,你知道的,John,我只是不愿去记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我知道的,Sherlock,可是你这样跟别人出去吃饭会闹笑话的。”

“我才不会随便跟别人出去吃饭,再说了,不还是有你吗。”

“你已经不是孩子了,我不可能一直跟着你。”虽然这样说着,但John却微笑起来。

凝滞的空气因为John这一笑仿佛春日化雪般流动起来。John知道他永远不可能不原谅Sherlock,在同居三天后他就了解到了这个事实,否则只能等着被气死。

Sherlock像是个胜利的孩子一样,傻笑起来,原谅这里用“傻”来形容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大侦探,因为眯着眼并且漏出八颗牙的微笑看起来实在跟“聪明”沾不上一点边儿。

好吧,John·好脾气先生·Watson彻底没脾气了。

即使John嘲笑了Sherlock关于中国食物的常识有多么匮乏,也不代表John对中国饮食有多了解。所以在他一脸懵逼地拿着筷子皱眉看着眼前的面条时,大侦探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Sherlock灵巧地用筷子夹起面,吃了一口:“这面味道真的不错,你怎么不吃?”

John就知道他的室友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不过他还是很疑惑:“你为什么会用筷子?你看起来不像是会使用筷子的人。”而且还不了解中国食物。

“John,你要知道,虽然手术和筷子都需要灵巧的手,但技巧上没什么相同之处。所以你在使用筷子上并没有什么优势。还有,我知道我看起来很聪明,但这并不代表我肢体不灵活。最后,回答你的问题,我有一个相当于大英政府的兄弟,他会接待包括中国在内的政府人员。”

“好吧。”John的小心思被戳破了,他灵活的双手可以拿手术刀,自然也就可以使用筷子,他有这个自信。John拿筷子戳着面条,试着夹起,却怎么也弄不好,不是夹不起来就是夹起来又滑下去,总之,他吃不到嘴里。最后他无奈妥协,泄愤似得扔了筷子,让服务员拿了把叉子。

“要不要尝尝?”

John拒绝了伸到他嘴边的面条。一定是因为面条不好夹的缘故,一定是,他在心里小声嘀咕

通常来讲,John和Sherlock很少能在饭后坐在餐桌旁聊天。一般在家里吃的话,John通常都会自觉地收拾餐桌,Sherlock偶尔在案件没有灵感的时候帮帮忙,有时帮忙帮到一半突然灵感乍现丢下受到惊吓的John。大部分的时候Sherlock吃完饭就去查案了。有时在外面吃,目的仅仅是吃个饭,然后回家。

但是,现在他们有家不能回,两个男人也没什么好去的地方,你不能指望他们像女人一样对商场了如指掌,或者跑去游乐园之类的。

“看起来很困惑,先生们。”服务员收起餐盘,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看,“第一次约会?”

“哦,不,不是,我们……”John听出对方意有所指,立马否认。

“我了解,先生们。有些事不能太直白。”服务员放下餐盘在口袋里摸出两张电影票递给他们,“有些活动虽然老套,但的确是消遣时间和培养感情的好方法,不是吗?”

“Well,thank you,”John看了一眼对方的铭牌,“Mr.……Shaw”

“不客气,玩得开心。”名为Shaw的年轻人,拿走了餐盘,还不忘对他们眨眼,暗示的意味尤为明显。

John拿着那两张票,皱起眉头,“我们看起来很gay吗?”

那两张电影票是最近小火的电影《爱如潮汐》,John在浏览网站时,看过它的介绍。虽然起着小言的名字,却是一部警匪片,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大概就是感情线是两个男人的爱情。

天地为证,John真的不歧视同性恋,在军营里他看到过,总会有些士兵来看望受伤的伴侣,他也被一些受伤的士兵表白过,但他坚持认为那只是因为他照顾了他们。可是他和Sherlock,God,怎么会有人认为他们是一对儿?

“是的,很gay。据我所知,几乎我们身边的熟人都觉得我们是一对儿。”Sherlock一脸“你才意识到吗”的表情看着他。

“可是我有妻子和孩子。”

Sherlock没说话,直觉告诉他,他不应该提醒对方Mary已经死了的事实。John显然也想起了妻子的死亡。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所以,我们要去看电影吗?”Sherlock拿起那两张票,看到Shaw给了另一对gay couple两张票,他推断,那是一对真的gay。他真的很无聊,没有案件,他已经闲到推断路人的身份了。

“去吧,反正我们也无事可做。”

——————————————————
更一发表示自己没有忘记这个坑⁽⁽ଘ( ˊᵕˋ )ଓ⁾⁾

【午夜凶铃/环界】死亡之后

时间线是在浅川出车祸后,神志不清的那段时间。

这篇文在看到浅川车祸后想出的脑洞,本来想着浅川可能醒过来,但他最终也没有醒过来。虽然这个系列换了好几个人称(主角),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浅川了,可能是因为他第一个吧,私心希望他好好的,即使死亡也是安心离去。

————————————————————

“嘭!”刺耳的刹车声过后,两车相撞。

相撞的一瞬间,浅川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阿静和阳子――他可爱的妻女。

最终……他还是没能救得了她们。

要死了。浅川这样想着,头慢慢垂下,看见了录影带。

最后闭眼的一瞬间,他想到了龙司。

身体被水淹没,周围充斥着让温暖的液体,仿佛有风拂过水面,水被搅动起来,但不剧烈,他就在这水中,随波逐流。这感觉就像在母亲的子宫里,被妈妈保护着,不受外界风浪的打扰,有时,妈妈还会唱摇篮曲给他听。

不知过了多久……

“浅川,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耳边传来龙司不耐烦的声音。

浅川睁开眼,入眼是满天繁星。他躺在草地上,旁边坐着龙司,很年轻的龙司,还穿着高中制服,衣领拉开,看上去比同龄人成熟稳重不少。但历经生死的浅川很容易就能看出他是在强装成熟。

比起成年后的龙司 眼前的人还是太稚嫩,像个不成熟的演员。

这一刻浅川真正静下心来了,他握住龙司的手,“龙司,我们看星星吧。”

“那不过是像太阳的恒星罢了,有什么好看的?”龙司甩开浅川的手,很不高兴。浅川现在表现让他觉得不舒服,他一直认为浅川是能让他安心的存在——容易被影响却有着自己的判断,很容易懂。可眼前的浅川,他看不懂。

“龙司,躺下来好吗?作为朋友,我想问你几个问题。”虽然浅川到死都没有真正了解过龙司,但从高野舞的话中可以推出,他对于龙司来讲是不同的,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其他什么。

果不其然,听了他的话,龙司乖乖在他身边躺下来。

“有什么事,问吧。”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周,你会做什么?”

龙司惊讶地扭头看向浅川,仔细打量他,“你得了什么病吗?”

浅川没有看他,也不回答,只是看着天空。

龙司有些着急,支起身,看着浅川,“你倒是说啊。”

“龙司,不是病,是诅咒。”

“哈哈哈,你最近是小说看多了吗?怎么会相信这个?”听了他的话龙司哈哈大笑,最后仰躺在草地上。

“可是,龙司,你当初强奸那个女大学生的时候不也有种奇怪的感觉吗?像是有人引导着你。”浅川激动地坐起来,看着龙司。

说罢,他突然想起来,龙司到死都还是个处男,强奸事件是他编的,也就是说,龙司根本没有碰到过什么灵异事件,所以,龙司会不会相信他?

龙司沉默着,今天浅川不对劲,平常他说些什么“污言秽语”,浅川都要皱眉,可今天他居然直接说了“强奸”这个词。这对于性格温和有礼貌的浅川来说想当不可思议。

浅川不会是被诅咒吓到胡言乱语了吧?

想到这里,龙司也坐起来,握住浅川的手,“好了,我知道了,诅咒而已,我帮你破除就是了。”

“龙司……”浅川不知该说什么。

在贞子事件之前,龙司对他来说,就只是个有联系的高中同学而已。“强奸事件”过后,两人走得比较近,这对其他人或许没什么,但发生在常年不亲近他人的龙司身上就是大新闻了。时常有人问他,你怎么会和龙司交朋友?他只是尴尬笑笑,那时龙司在他心中不算是朋友,甚至,他还有点怕龙司。

但,浅川是信任龙司的。准确的说,是信任他的能力。所以,出事之后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司。而龙司的表现也没让他失望, 他用智慧解出了贞子的谜题,以镇静安抚了他的绝望。

可是,龙司真的有那么镇定吗?那是不是也是他演出来的?他是否和他一样害怕甚至比他更害怕?

浅川不知道,也没机会知道了。

“好了,浅川,告诉我是什么事吧。”

“龙司,”浅川回握,头抵在他的肩上“我做了个梦。”

浅川决定不跟龙司讲贞子的事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他不想面对,也不想再连累龙司了。

“一个噩梦,我梦见你死了。”

龙司用手轻抚浅川的背,安慰他:“没事的,我在这儿呢”

龙司凝视着延伸到远方的公路,眼中流光一闪,空旷的路上出现了一幢幢房子,那是记忆中浅川高中时住的地方。

“我们回家吧。”

浅川,你可曾想过,你是被连累的那个。

【SD】不知道该叫啥,反正是篇SD文

本来想写Sam调教Dean睡姿什么的
为什么最后写成了这样(ㅍ_ㅍ)




“Dean,好好睡觉。”Sam站在床边看着占了大半床的Dean无奈又略生气地喊道。

“Give me a little space!”

鉴于他们刚解决了一个温迪戈并且都很疲惫地没有半点心思做纯睡觉意外的任何事,Dean占着这个房间仅有的一张床一大半的行为尤为令人气愤,令Sam无奈。

Dean连眼皮都没动,仅仅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像是忍受一个无理取闹的弟弟那样,小幅度往一边挪了一下。

Sam更加生气了——Dean是往中间挪的,那反而让他的空间更小了。

“Dean!”Sam冷着一张bi/tch face,“Other side。”

“Well……”Dean嘟哝着,挪动他尊贵的胳膊,趴着的姿势变成了侧躺,腰间的T恤微微卷起,露出流畅的腰线,但腿还占着本应是Sam的位置。

Sam展示着bi/tch face,用超高技术翻了个白眼,“Dean,你还没洗澡。”

Dean扭过肩膀,以出乎意料的柔韧性和高难度的姿势睡眼朦胧地看着Sam,“Sammy,你不是个女孩子,okey?”

“So……?”

“跟你没洗澡的哥哥睡觉应该在可接受的范围内。”Dean慢慢闭上眼睛,昏昏欲睡,“就是……汗味什么的……”

Sam觉得Dean的姿势十分滑稽,让他想笑,但他坚持认为工作后一个舒爽的好觉不应该包括枕边人的一身臭汗,所以他一本正经地试图和哥哥讲道理。

“不止是汗味,Dean,你想想我们刚解决了一个温迪戈,那可是温迪戈啊,鬼知道他在野外生活了多久,说不定,不 是一定生了虱子,你很有可能在搏斗的时候沾染上了那些恶心的东西。”

Dean没有任何反应,睡熟了。好吧,这次Sam承认他可能或许大概是有一点点娘,他真的不能忍受就这样睡觉,尤其是Dean那扭曲的睡姿。

Sam走到床的另一边,一只手穿过Dean颈下,一只手穿过膝下,猛一使劲抱起了Dean。

Dean被惊醒,手胡乱抓,腿胡乱蹬,Sam没想到他会反应这么大,下意识把Dean扔在床上。

Dean愣了一会儿,疲倦降低了他大脑的思考速度,然后一脸惊讶地看着床边慌乱的弟弟。

“okey,okey,”Dean双手举过头顶,妥协了,他的弟弟可真是个小姑娘,“我去洗澡,自己去。”

Sam没有说话,看着Dean慢腾腾走进浴室,好吧,Dean又有嘲笑他的新材料了。不过那都无所谓,现在他有了舒服的床,不久后还会有清清爽爽的Dean。这样想着,Sam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然而过了许久,Sam猛的醒来,发现怀里并没有Dean,下意识摸向身边——也没有Dean。

Sam暗骂一声“fuck”,光着脚急急忙忙跑到浴室。

果然,Dean正泡在浴缸里,一条腿搭在浴缸边缘,头靠在浴缸壁上,下巴贴近水面,Sam毫不怀疑不久后Dean会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

Sam连忙把Dean从浴缸里抱起来。Holy crap,水已经凉透了,而他十分确定自己给哥哥留了足够的热水。

Sam把Dean抱在怀里,看了看床边的闹钟,他哥哥至少在里面泡了一个小时!

Dean在他怀里动来动去,他抱的太紧了,Sam不得不松开。

Dean今晚格外不老实,翻个身就从Sam怀里滚出去,Sam不得不一次次把Dean捞回来,轻轻环住对方的腰。

在Dean差点儿滚下床之后,Sam让他趴在自己胸膛上,防止Dean滚下的同时还能在Dean有情况时立马醒过来。

Dean拿脑袋蹭了蹭Sam,然后枕着他的胸肌安静地睡了。而Sam感受着Dean渐渐平缓的呼吸声也慢慢入睡了。

第二天,果不其然,硬汉Dean感冒了,罪魁祸首Sam在他醒来之前就买好了感冒药,但仍旧逃不了Dean的调笑。

“真的?Sammy girl。”Dean躺在床上笑得一脸灿烂,声音中带着鼻音“抱我进浴室帮我洗澡?”

“Shut up。”Sam带着标准的bi/tch face把感冒药和水递给躺在床上的人。

“Dude,我可是因为你才感冒的。”

“Just……”

“好了,Sammy,我又不怪你。别像个小女孩儿一样扭扭捏捏。”

“……”

“作为补偿,Sammy,今天你得听我的话,任何我要求的事都不许反驳。”

“好像我之前反驳了你会听似的。”Sam嘟哝

“什么?”

“没什么我会听话。”

“那么现在,Sammy,我要吃汉堡和派,还有你,今天跟我吃一样的,不准吃草。”

“Dean……”Sam用狗狗眼看着Dean企图萌混过关。

“咳咳,我好难受。”

Sam无奈地出门买那些高热量的垃圾食物,“感冒才不会咳嗽。”

【SD】Lost and found

时间线在第五季,看到未来,Dean刚叫回Sam的不久后。

又一次猎魔之后,Dean躺在汽车旅馆的床上,另一个床上躺着Sam。

Dean无法入睡,今天的猎魔告诉他,他的的确确是无法再信任Sam了。他害怕当他转过身来,本应和他一条战线的Sam眼睛再次变黑,他甚至觉得Sam可能下一秒就会攻击他。

Dean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在这世上他唯一能信任的就只有Sam,可现在他无法再信任他了,即使他曾无数次告诉自己要相信他的弟弟。

他要再次失去了。Dean想。

四岁的时候他失去了母亲,那之后,他渐渐失去父亲,唯一能抓在手里的就只有Sam,因为他那时还小,不能离开自己。但当Sam渐渐长大,Dean发现他抓的越紧Sam就离他越远。

终于,Sam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他。

Dean讨厌说出“出了这个门,就再也别回来了”的父亲,他认为是父亲赶走了Sam。

Sam不想猎魔,okey,我去,Sam想去大学,可以,我们供得起他。为什么不能让Sam自由?哪怕是适度的自由Sam也不会这样决绝地离开。

后来SDean明白了,猎人对于亲人只能有两种态度:要么远离家人,当做他已经死了;要么就紧紧把他拴在自己眼前,一刻也不放手。

可是Dean都做不到……他不敢相信他说了和父亲同样的话,同时终于明白了父亲那句话更加深层的意思:

求求你,别走——这是硬汉式的别扭祈求,而Sam从未明白。

Dean抹了把脸,手上沾满了泪水:他从来都看不好Sam,也无法保护他。他只能看着Sam一步步走进深渊,而他做什么都改变不了。

“Hey, Dean,are you okey?”隔壁床的Sam突然出声。Dean吓了一跳,连忙把脸捂进被子里,装作自己在睡觉,Sam靠近窗户,正巧今晚月光不错,Dean不想让Sam看见他娘们儿唧唧的样子。

去他妈的!我才不娘们儿唧唧的,Sammy才是。

“Hey,Dude,我知道你睡不着,我也睡不着。”

“So……Sammy girl需要哥哥的安慰吗?”Dean把泪水抹在被子上,缓了缓,可声音还是有点沙哑,不太像他平常的样子,好在Sam并未注意到。

“Dean……”Sam转过头来看着他的哥哥“我说真的,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该怎么让你再次相信我。”

Dean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说真的,Sam……”

“Dean,别说话,就……就听我说,好吗?”

“OK……”

“听着,Dean,我知道我可能无法次获得你的信任。或许这就是事实……但是Dean,我保证,我再不会跟恶魔有任何交易,我不会再伤害你……Dean我受够了……真的……”

“我只是想让你相信我,相信我不再是个孩子,我已经长大了。”

Sam离开自己的床,蹲在Dean床边,在月光下看着他哥哥发红的眼眶和被泪水浸湿的绿色眼睛,

“我只是想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那样。”

“I believe this.”

“Really?”Sam的眼睛突然亮起来。

“Yeah”

They have nothing but each other.

Whatever they do, they won't lose each other.

God bless.

———————————————————
我也不知道是刀是糖

本来打算像昨天说的,本单身狗七夕发刀
可写着写着自己难受死了
七夕贺文,将就着吃吧
是糖是刀自在人心

对不起,单身狗本狗

我倒要看看是那对儿这么幸运
能得到我的七夕刀子
(;・`д・´)发出爱你的声音

【福华】A love story

Summary:
福华夫夫去中餐馆“培养感情”,吃饭时结识了中国人——Shaw。当晚又遇到他和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男人一起看电影。三日后,Shaw向他们求助,那个跟自己看电影的人失踪了……

Chapter 1
没有犯罪的伦敦充满着古典、优雅的气息,尤其是下午,这种氛围中又掺杂了了美丽却不媚俗气息。然而伦敦大侦探却非常讨厌这样的氛围,尤其是在这种氛围渗入221B之后。

因为这意味着无聊。

天哪!糟糕透了!他甚至有些想念莫里亚蒂。

可怜的大侦探Sherlock失去了可供他取乐的一切东西:

枪支——“For Rosa, please.不要再在家里开枪”John说。

毒品——“天哪!Rosa和我们住在一起,怎么能允许毒品存在?!”John说。实际上,就算没有Rosa,John也不允许它出现。

头骨先生——“你难道打算让Rosa伴着一个头骨长大吗?Sherlock。”John说。

小提琴——“Come on, Sherlock,我求你了,在Rosa面前拉一些美妙的乐曲好吗?丹尼男孩,甚至圣诞快乐都可以”John说。

“啊啊啊,‘John说’‘John说’‘For Rosa’‘For Rosa’”Sherlock瘫坐在他的座椅上,用力揉搓着他的卷发,这绝对是世界上最恶毒的魔咒!

现在,他,Sherlock Holmes,一个刑侦顾问,被一个叫John的前军医困在了他们的家里,还要忍受这恐怖难挨的无聊时光。

等下,他的实验装置呢?

“那些不能放在明面上,我把它们收进储藏室了。”John说。

Jesus,他得去和他的实验装置培养下感情了。Sherlock像诈尸般弹跳起来,有些焦急地走向储藏室。

“呀呀~Sh……”听到声音,Sherlock瞬间停住脚步,扭头看向趴在地毯上的小恶魔——Rosa.

小小的Rosa趴在地毯上,这是专门为她买的,既厚又松软,摔倒了也不疼。是的,这个小姑娘已经学会走路了,虽然还不稳并且大多时候她喜欢被人抱着。

现在,她趴在上面,手里拿着只剩下半管水的水枪,而她前襟和周围的地毯已经湿了,不用Sherlock推理,任何人都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Sherlock蹲在她面前,食指点了点她的小鼻子:“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麻烦精。”

小女孩扔了水枪,抓着他的手站了起来,抱着他的脑袋咯咯地笑,糊了他一脸口水。

“……”

Sherlock后悔了,他应该和John一起出去采购,让Mrs.Hudson照顾Rosa,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幼稚的小孩子一起,哪怕她本该幼稚。

十岁以下的孩子都是魔鬼,五岁以下的是魔鬼中的魔鬼!

Sherlock抽出自己的手,护在她身后,试图和Rosa讲道理:“听好了,Rosa,你的教父需要一些安慰,随便什么,反正没有你,你呢就待在这里不要动,知道吗?”

“Sh—Sh—”小女孩仍旧笑呵呵地着看他。

“那就这么说定了。”

大侦探手脚麻利地在Rosa附近围了个护栏,并且放了一些玩具。

也许是很多?天知道他们家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玩具?

毫无疑问,没有孩子的时光是快乐的,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Sherlock!”中气十足的吼声打断了大侦探实验的思绪。

Sherlock从实验室出来,看到的就是一脸怒容的John和正在哄着哭泣的Rosa的Ms.Hudson。

“你怎么能放着Rosa一个人?”John还在楼下隐约听到了Rosa的哭声,慌忙跑上楼开门。Rosa检查了一番后,发现她只是在哭,并未受到任何伤害,John舒了口气。回过神却发现本该照顾她女儿的人不见了。

“John,我只是离开了一会儿,并且,我给她准备了足够安全的地方和足够多的玩具。”

“对于Rosa这个年纪的孩子,没有人看着就意味着危险!”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就这样看着她?John,她不是我的责任,是你的。”

“噢,没错是我的。但是我请你帮忙照看Rosa,并且你同意了。”

“我有我的照看方法。”

“你的方法?就是留下她一个人?”

“我……”

“Just stop it! Both of you!”

两个男人扭过头看着Ms.Hudson,这位上了年纪的女人哄好了Rosa,正轻轻拍着她的背,Rosa靠在她肩头,嘴里含着手指——大侦探Sherlock忘记给她安抚奶嘴了。

“你们两个现在就像因为孩子问题争论起来的夫妻,却忽视了孩子。”

“我们没有。”John否认,不知是否认“像夫妻”还是“忽略孩子”。

“不管你们有没有,你们需要商量好怎样照顾孩子孩子。”

Ms.Hudson看向两个男人,男人们看向彼此。

“好了,我知道这附近有家新开的中餐馆。恰好呢,我有这家店新开业的打折券,今晚就由我照顾Rosa,你们两个可以尽情嗨到明天。”

————————————
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提出来(´▽`ʃƪ)